只想嫁给长腿儿的坑梦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填坑无望。。。无。。。望天。。。继续肝刀

【土方组】最好的留给你

太久没更文了,把这两天遇到的整理了下写了写。以便证明自己还活着_(´ཀ`」 ∠)__

起因是短打胁太54防巳沟玄学,捡垃圾的同时顺便把几把90左右的刀练满。然后骨喰满级,想看土方组开眼,就把骨喰换成了堀川。
队伍人员【鲶尾,17尼,药总,江雪,堀川,兼桑】

兼桑和鲶尾开眼之后下一个点。
堀川【兼先生,我做到了!】
兼桑【那是我的誉!!!】
堀川【抱歉,兼先生……】
17尼死死地注视着兼桑,颇有只要把他弟弟带坏就一刀砍下去的气势。药研看着17尼心不在焉的样子,加入了疯狂抢誉的行列中。
婶婶【药研!!!药总!!!你已经满级了,别再抢誉了……求你……相信我,17尼只是担心鲶尾被带坏而已,真的!!!】

在兼桑再一次和鲶尾开眼之后……
堀川【看来,我还要继续努力(抢誉)才行!】
堀川【兼先生,我做到了!】
        【兼先生,我做到了!】
        【兼先生,我做到了!】
婶婶【兼桑,你就和你家堀川小天使开一次眼……】
兼桑【开了也……】
婶婶【求你了,你就试试吧,你没看见17尼脸都红了……】
兼桑【好吧……】

兼桑【你看,就算开了眼,他也一直抢誉。】
就这样,一行人再次来到54王点
兼桑【诶???誉……是我的?】
堀川【把经验最多的点留给兼先生!】

婶婶抱着一盆狗粮独自吃着,出来后发现江雪真的不高兴了。
婶婶【江雪,我知道你想你家小夜,可是啊,你家小夜一来就承包全队的远程,婶婶怂啊……】

没有等来极化,没有等来梅雨,然而战扩却来了……如果战扩捞到三把珠子两把酒鬼,就更文
好了先去趟隔壁……等等,长腿儿,冷静冷静,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我只是去增加本丸战……我错了,我这就去肝刀,这就去肝刀!肝……肝肝哦!肝肝哦!【又疯了一个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九章

跨年的后半部分,由不动误饮唯西的酒导致发起酒疯,灌醉了山姥切,结果两人一起胡闹。这顿饭也就这样圆满的落下了帷幕。

“主公~”青江一手拿着酒瓶,另一只手抬起唯西的下巴,“主公~我在房间等着你呦~”

“青江,你喝的太多了……”

看到这一幕后,石切丸将怀里的今剑交给三日月,自己则将青江拉过来扛在肩上,表情有些阴郁,“我们先回去了。”

“那我也告辞了。”托了托怀里的今剑,三日月紧随其后。

“岩融……”在他们离开后,唯西隐隐约约听到这个名字。

“嗯。时候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

“大将,我们也先回去了”

唯西看着头一点一点的五虎退,将他抱起来,“我和你一起去吧,五虎退也累了。”

“一期哥……”五虎退蹭了蹭唯西,睡的更沉了。

“实在抱歉,大将。”

唯西摇了摇头,跟在药研他们身后来到粟田口的房间。看着桌子上书信,没有说话。

安顿好五虎退,唯西转身离开。在门口看见伫立许久的鸣狐,关上门,靠在柱子边,“他们一直都在忍耐吧。”

“嗯。”

“抱歉,我会尽快将一期一振带来的。”

“谢谢……”

“你说话还真是少见,好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路过锻刀房,唯西停下了脚步。

和烛台切一起收拾残局的长谷部看着喝得烂醉的众人,更加坚定了让唯西忌酒的想法。

 

 

“主公大人!”一个白色身影直接扑进唯西怀里哭了起来。

“怎么了?鹤丸那家伙又欺负你了?”

今剑摇摇头,“是岩融。”

有些陌生的名字让唯西一愣,随即便明白了那个人是谁,将今剑从怀里抱出来,放在腿上,“怎么了?他怎么欺负你了?”

“今天早晨,石切丸先生跟我说,岩融来了,然后我直接去找他。结果……”

“今剑,主公送你的惊喜到了,现在就在庭院。赶紧去看看吧。”

“诶!惊喜?!”今剑听后连忙跳起来,跑到了庭院。

 

“噶哈哈哈哈!飞起来喽!”

“啊啊啊!小虎,救命啊!!!”五虎退被岩融整个抛到空中,吓得他不住地哭喊。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乱看着岩融,高高地举着手,“我也要我也要!”

“嗯嗯!排好队,每个人都有!”

今剑看着被围着的岩融,心里酸酸的,忍住眼眶的湿润,“岩融你个笨蛋!”

 

“然后你就跑到我这儿来了?”看着今剑止不住的眼泪,唯西有些无措,“好了好了不哭了,乖……”

这时一阵粗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今剑呦!你跑什么啊!”

听到岩融的声音后,今剑整个人又扎进唯西的怀里,哭的更厉害了。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今剑乖,不要哭了。你看岩融一直在找你了。”

“我不想见他!”

“这样不好吧?”

“我不管!我就是不想看见他!”

唯西继续轻拍着今剑的后背,用腾出来的右手放在嘴边,示意门口的人不要说话。

“为什么不想见他呢?”

“他不要我了!”

“这样啊……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不要你了?也许他只是看见你在睡觉,不想打扰你,不是么?”

“那我也不想再看见他!他是个骗子!”

“为什么这么说?”

“他之前明明说马上就会去找我!可是让我等了那么久!”

“可是你不是一直在期待着和他重逢么?明明昨天梦话都是在喊岩融的名字……”

“那个只是为了看见之后教训他罢了!狠狠地踹在他的膝盖上!”

唯西的眉毛一跳,抬起眼看着门口的岩融,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可是如果你不见他的话,这一脚不是一直踹不到了么?”

“主公大人……”

“好了,别哭了,赶紧过去,然后好好教训他一顿。”右手则在今剑身后,向左指了指。

岩融连忙装作刚来的样子,“今剑,原来你在这里啊!”

“岩融!”今剑从唯西怀里出来,直奔岩融,然后跳起来用右脚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膝盖上!岩融则早有准备伸出手抓住今剑的脚腕,顺势圈在怀里,任凭今剑怎么挣扎,就是不放手。

“你放开我!我最讨厌你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岩融用头抵住今剑的头,“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今剑也慢慢停止了挣扎,窝在岩融怀里大声痛哭,好像要把这千年的等待在这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

看着岩融,唯西有些遗憾。其实他还是很期待岩融被踹膝盖后是什么表情的,“事情也解决了,岩融你也赶紧去陪今剑吧。”

这时,唯西看见岩融一瘸一拐地离开,同情地摇摇头,今剑还真狠啊……

 

“所以说,可以给我一个理由么?为什么刚来本丸第一天就受伤?”药研提着药箱,正月就连时空溯行军都放假了,为什么他就没有假期?!

“哈哈哈哈!这是光荣的负伤!”

“……”

 

“大将,现在是正月,是连时空溯行军都歇班的日子!我希望你不要再惹事儿然后给我增加无意义的工作量!岩融是最后一个!”

“不不不!你误会了!和我无关!真的和我无关啊!”





冬季暂时完结了接下来是春季,然后春季的开篇还没有码,下次更的时候应该要等两个星期左右了……

明明整篇文进行了还不到一半,然而结局我已经码好了……今年年底应该会完结吧,如果没有拖延症的话,这部完结之后我在纠结要不要开下一部。然后HE还是BE……分开写好了,先主BE更。

以上。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八章

看过日出,吃过杂煮,唯西窝在被炉里享受着和平安详的正月。烛台切他们在为御节料理做着最后的准备,药研则是难得一见的没有待在训练场或者医疗室。角落里鬼鬼祟祟的一抹白,唯西用脚想也知道又要有人倒霉了。狮子王正坐在缘侧和莺丸还有三日月聊天。

“青江,你不和他们一起么?”看着和他一起窝在被炉里的人。

“不了,这样就好。”说着,还拽了拽自己身上的外衣。

享受着这和平安详的日子,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话说回来,大俱利呢?”长谷部环视四周,也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还真的诶……昨天就没有看见他。”

“小迦罗呀,他自己在房间里呢。”

“他不来么?”唯西有些诧异。

“嗯,”烛台切无奈的苦笑,“不管怎么说都不出门,真是令人头疼的孩子……”

“山姥切,你要去哪呀~”歌仙站在山姥切背后,手死死地按住他的肩膀,“明明刚刚开始,你又想去哪呀~”

“……”

“这才乖,”歌仙看着山姥切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后,在旁边坐了下来。

一盒盒重组被挨个打开,里面精致的料理暴露在众人面前。

 

“主公大人明明喜欢吃海鲜却不喜欢吃海带呢……”今剑看着唯西从海带卷上拆下来的海带。

“这应该就是大人的哲学。”

“五虎退,不能挑食,”药研阻止了和唯西一样挑出海带的五虎退,“挑食的话就会像某些人那样,动不动就感冒。”

“鸣狐先生,药研哥说的是这样么?”前田也停下了手中挑食的动作,歪着头问道。

围在鸣狐脖子上的狐狸吞下一块豆腐,“是这样的,好孩子可不能挑食!”

“没错。”

“……”唯西停下拆海带卷的动作,闷头喝着酒,没有说话,如果忽略他额角的十字的话……

 

“啊对了,我忘记了,”烛台切跑出来,然后抱着一个食盒回来放到唯西面前,“这个是今天我和不动特地为主公制作的点心。”

“诶~”唯西好奇地看着面前精致的点心,又看着正在喝酒的不动,“他也长大了啊……”

捏起一块点心,刚要放入嘴中,余光猛然扫到鹤丸期待的目光。

“鹤丸也参与了?”唯西本来是随口说的一句话,但看到烛台切僵硬的笑容和额角的汗珠后,他的心脏停了一拍。

“主公,你不吃么?”

鹤丸参与的东西谁还敢吃啊!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吃下去的时候,发现原本在喝酒的不动也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

吃还是不吃?

吃的话必定会中技,不吃的话最近好不容易和不动搞好的关系就全废了……

想到这里,唯西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将点心放入口中。没有想象中古怪的味道。点心入口即化,香甜却不腻口,意外的好吃。

不对啊,鹤丸什么时候改邪归正了?

“主公,味道怎么样?”

“简直不能再好吃!”又捏起一块放入嘴中,这个味道,配酒也许更好吃。这样想着,唯西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真的是太好了。”烛台切灿烂地笑着,“这下药研应该也会很开心的。”

“唔……”这个味道简直就像过期的酸奶还有股浓烈的腥臭。

“主公,你怎么了?”坐在唯西旁边的长谷部察觉到他的异样,连忙将水递过去,“烛台切,你给主公吃了什么?”

“只是普通的点心。”烛台切微笑着,“只要不喝酒的话……”

“咳咳……”唯西剧烈的干咳着,“鹤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直觉告诉他,就算这个是药研做的,那也和鹤丸脱不了干系!

“诶?暴露了么?”鹤丸向四周看看,然后将手摊在面前,“我只是给药研提了个小小的醒罢了。”

“难道……”长谷部看着食盒里的点心,“难道这个是让主公忌酒才研究出来的么!太棒了,简直太棒了!”唯西嗜酒的问题一直困扰着长谷部,这下,终于解决了!

“也多亏了鹤丸先生的意见。我那时候在想怎么让大将忌酒的时候,鹤丸先生建议说直接研制一种药物和酒精反应会产生恶心的味道就可以了。”

“这样啊……然后你们就把药掺进点心里了?”

“是啊,为了让主公安心吃下去,还特意让不动帮忙了。”

“我……搞砸了么?”不动看着唯西的样子,“看来我这种废刀只会捣乱罢了……”

“千万别这么想,”山姥切拍拍不动的肩膀,然后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综上所述,”药研推着眼睛,“大将你这几天里应该是喝不了酒了。”

“恶魔!你们这群恶魔!”看着长谷部默默地将酒撤下换成清茶,唯西欲哭无泪。

“如果是恶魔的话,应该会做出更出格的事情吧……”宗三低垂着眼。

“宗三哥……”

“让你担心了,没事的,我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说着,宗三摸了摸小夜的头。

“主公,你有时候也该忌酒了~”次郎拿着酒杯,“说起来明天一早的屠苏酒也喝不到了,真是可怜~啊疼!”捂着头,次郎抱怨着,“大哥你打我干什么!”

“主公已经够惨了,这个时候只要在心里想想就可以了。”

“你们才是最没资格说我的吧!”唯西死死地握着茶杯,就差把茶杯捏碎。

“哈哈哈哈……”三日月夹起一粒黑豆,“料理,真的很不错呢。”

“茶泡的也恰到好处。”

“多谢夸奖。”

 

郁闷地吃着鱼板,这时,长谷部将一只包好的虾放到唯西嘴边。

就算你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们的!气鼓鼓咬下虾,颇有种连长谷部的手指一起咬断的架势。

“话说清光你好像一直没吃鱼啊。”今剑奇怪地看着唯西,“明明鲷鱼那么好吃。”

“好了,今剑,赶紧吃饭。”说着石切丸将挑好鱼刺的肉放到今剑面前。

“这个啊,”说着举起双手,“挑鱼刺的话会把手指弄脏啊。而且,”清光看向唯西,“主公不是从刚刚开始也一直没吃鱼么?”

“难道说……”长谷部惊讶地看着旁边的唯西,“难道主公你不会挑刺么!”

“烦死了!谁说我不会!”夹起一块鱼肉塞进嘴里,却被一根刺卡在嘴里,“咳,咳咔……”

“不好了!主公被刺卡住了!”

“我去拿醋!”烛台切连忙起身跑去厨房。

 

“原来……主公还是个小鬼么……”五虎退看着忙作一团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讲,主公确实比我们小得多,”乱将伊达卷放入嘴中,“毕竟我们作为刀剑已经很长时间了。”

“乱,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是~”

“然而主公大人身上经常……”

“散发着老年人的酸臭味,对吧?”清光拦住五虎退的脖子。

“清光,这就不对了,”三日月喝着茶,“不是所有的老年人都散发着酸臭味,我说的对吧,莺丸?”

“嗯,”鹤丸摸着下巴,“看来来年要给主公多来点惊吓才行。”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七章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唯西看着他们一群人围在一起。

“在布置钟。”

“钟?!”

“新年的时候不是要敲108下么。”

“诶!”唯西有些诧异,“那么麻烦的事情就不要弄了吧。”

“是……是石切丸先生要弄的……”五虎退小心翼翼地答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大的钟,谁去敲啊……”看着众人一直回头看着他,唯西指了指自己,“你们让我敲?!”

“主公,有的时候你确实应该锻炼一下。”

“这和锻炼与否没关系吧!”

 

忙碌了几天之后,本丸终于迎来了第一个新年。

“话说烛台切做的荞麦面真好吃啊……”唯西幸福的捂着嘴。

“主公,吃完之后要一起帮忙做御节料理。”

“诶!”唯西皱着眉,仰躺在地上,“好麻烦啊!”

“主公不帮忙也是可以的。”长谷部将唯西的筷子工整地放在一边。

“真的么?!”

“这几天烛台切买的海带不错……”

“请务必让我帮忙。”

御节料理一直准备到后半夜,唯西锤了锤有些酸痛的腰,走到外面呼吸了下外面的空气,看着不远处的鈡,“新的一年么……”

钟声在本丸回响,一下,两下……

“笨蛋主公,明明早就过了敲钟的时候了……”

 

长谷部收拾完厨房,正好看见不远处在钟下愣神的唯西。回到屋里拿了条毯子慢慢走过去,将毯子披在那人身上。

“啊,谢谢。”

“主公还不睡么?”

唯西摇摇头,“等日出,烛台切呢?”

“他好像要准备一会儿要吃的杂煮。”

“你不去帮忙么?”

“这方面歌仙比我熟悉。”

“这样啊……真是辛苦你们了。”看着长谷部的衣服有些单薄,“离日出还有段时间,回屋里慢慢等吧。”

“顺便小酌几杯?”

“嗯~这个主意也不错~”唯西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将手伸到长谷部面前,“好了,走吧。”

 

“不知不觉半年就这么过去了啊……”

“是啊,我也照顾主公你半年了。”

“唉,岁月是把杀猪刀,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主公是指你自己么?”

“闭嘴!我说的是你!明明刚开始还主公长主公短主公都是对的这么喊着。现在,唉……”

“没办法,这毕竟是为了你好。”说着,摊摊手,表示自己无奈,“自从照顾主公之后,我的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我直接掉头发好么!”

“还不是主公经常揪头发的原因?你看,这不又开始了么?”

“还不是替你们操心操的!”

“尽管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唯西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长谷部的话。

“主公,机会难得,不如说说你以前的事情吧?”

“不要。而且……”唯西低头看着酒杯,杯中的液体倒映出他的瞳孔,“也没什么好说的。”

气氛沉默了几分钟,到最后由长谷部打破,“不想说就算了。不过我会一直保护在主公你身边的。”

“嗯。”放下酒杯,走到长谷部面前,“伸手。”

长谷部迟疑地伸出手,一枚小小的护身符落在他的手上。

“新年礼物,本来应该一会儿再交给你们的,不过我怕我忘了。虽然有点早,不过,新年快乐,长谷部。”

看着手中歪歪扭扭的“御守”两个字,长谷部“噗嗤——”笑出声。

“干嘛!笑什么!”唯西的耳朵有些泛红,他本来说直接买礼物的,可是又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索性做了个护身符给他。当然了,自己的缝纫技术他自己当然清楚。先不说字歪歪扭扭,就连边都没有缝好。

“不要就扔了吧。”

“我会一直留着的。”攥紧手中的护身符,将它收入怀中,“主公送的东西,我一定会好好保留的。”

“这还差不多。”

“那作为回礼,”长谷部站起身,端庄的跪在唯西面前,“只要是主人的愿望,无论什么我都会实现。我将成为您的利刃,无论什么都会为您斩断。所以来年,也请将事情放心的交给我,不管是手刃家臣还是别的什么,我一定会将最好的结果带给主公!”

看着长谷部丝毫没有要抬头的意思,唯西叹了口气,伸出手将他扶起来,“来年,还要麻烦你照顾我这个不成熟的主公。”

“哈哈哈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看来我好像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呢~”三日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不不不,你想多了。”唯西连忙推开长谷部。

“三日月阁下,起得这么早啊……”

“我现在正要去看新年的日出。莺丸阁下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可以啊。回来的时候在被炉里悠闲地喝着茶度过也不错,不是么?”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三日月饶有深意地看了眼唯西和长谷部,“那咱们就不打扰年轻人们了。”

“长谷部,”唯西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嘴角有些抽搐,“三日月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没有的事,主公你想多了。”

“这样么……”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六章  万屋的赌约

“主公!不要一直窝在被炉里!”长谷部带着口罩和头巾,拿着掸子拉开了门,“该大扫除了!”

“是是~”唯西一边应和着,一边将剩下的橘子皮往垃圾桶一扔。橘子皮非常给面子的擦着桶口落在外面,“啊……没进……垃圾桶的口太小了……”

“我数三秒钟主公你最好给我起来!不然在厨房地窖里的那些东西……”

“我起!我这就起!”说着,唯西在被炉里不住地翻滚。

“三……”

“我起了!”噌的一下,唯西从被炉里钻了出来,突然的温差让他打了个喷嚏,搓了搓有些胳膊,磨磨蹭蹭地站起身。

“这个是清单,反正你现在也没事儿,不如去买东西。”

唯西看着窗外,打了个寒噤,“外面……”

“地窖。”

“外面天气这么好,正适合出去买东西!”

“清单拿好。”

接过清单,穿上外衣,慢悠悠地走到楼下,正巧看见坐在缘侧的小夜。

“小夜~”唯西冲他挥了挥手,“要不要陪我去万屋买东西?”话刚一说出口,唯西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看着小夜的脸色有些难看,“我自己去也没关系的!”

“没事,主公,走吧。”

“可是……”唯西看着低着头的小夜。

“没关系的。。”

走到万屋,唯西让小夜去四处转转,自己则拿出清单开始一点点核对。

 

“真是的,主公那家伙又把钱包乱扔!”长谷部打扫地面的时候发现一个鼓囊囊的荷包,“看来又白跑一趟了。”

 

挑好东西,准备结账的时候,唯西的手僵住了。然后将东西依次放回原位。

“主公,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没什么,”唯西有些尴尬,“咱们回去吧。”

“难道主公你忘记带钱包了么?”

顿时,唯西的笑僵住了。

“果然是这样么……”小夜低垂着头。

“不不不,小夜你误会了……”

“没关系的,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不不不,不是你的想的那样!啊啊啊!”唯西纠结地抓着头发,然后蹲下身,用手抓住小夜的肩膀,“小夜,咱们来打个赌好不好?”

“赌?赌什么?”

“我现在要回到本丸拿钱,咱们赌我半个小时之内会不会回来。如果我赢了,那么以后你不许再提复仇的事情,如果我输了,那么,嗯……”

不配做你的主公?不行不行!

“总之,我绝对会回来的,所以没有我输的选项!”

小夜原本以为唯西会想出多么诱人的条件,现在看看,这个任性无赖的人才是自己主公最真实的一面。真的可以相信他么,小夜看着唯西的目光,算了,相信这一次也无妨。

“果然不行么……”唯西垂下头,结果到最后不是只有自己得到好处了么,这也能算赌约么……

“那如果主公输了的话,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主公面前。”

“喂喂!”唯西诧异地看着小夜。

“主公,赌约已经开始了,再不抓紧时间你就要输了。”

“……”唯西愣了几秒钟,然后拔腿就跑。

 

“长谷部!长谷部!”唯西跌跌撞撞地跑进本丸。

“主公!举止不能这么粗鲁!”

“长谷部!钱包!我的钱包!”哗啦——一下拉开门,“长谷部,我的钱包呢?”

“主公,你这是……”

唯西看见桌子上的狐狸钱包,抓住就冲出了门,留下一排脚印。

看着整洁的地面恢复如初,长谷部的额头冒出几根青筋,“混蛋主公!我刚收拾完的屋子!”

 

跑回万屋,唯西脚一软,整个人扑在了地上,“嘶——疼疼疼……”揉着摔痛的膝盖。这时他突然想起在万屋的小夜,“小夜!小夜!我回来了!时间应该……”看着万屋墙上的钟表早已过了三十分钟,唯西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小夜……”

“主公,坐在地上会着凉的。”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唯西连忙转过身,然后死死地抱住对方,“小夜!”

“主公,你干什么……鼻涕,鼻涕蹭到我身上了!”

“小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在主公你说出想要复仇的对象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看着哭得像个白痴的人,他有些不愿承认这个人是自己的主公,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真的被吓坏了。

“好了好了,不是还要买东西么。”

“嗯,”唯西抽噎了一会儿,用手边的布料擤了下鼻子,忽视掉小夜头上的黑气,站起身,用力给他来了个爆栗。

“小小年纪不学好!”

“我年纪比你大……”

“闭嘴!”走进万屋将东西调好,顺便拿了几瓶甘酒。这时,他的余光瞥到一片橙色,挑了几个后,一起结账。

 

“给。”将其中一个纸袋交给小夜,剩下的都被他拎在身上。

熟悉的味道从袋子里传来,打开袋子,里面赫然是几个金黄色的柿子。

“今天的赌约,就算我赢了吧。”

小夜愣了一会儿,然后追上唯西,两三下就骑在了他的脖子上。

“下去。”

“不下!”

唯西叹了口气,便任由他闹了。

“话说主公,你是老头子么?走得这么慢?”

“……你给我下去!”

看着唯西额头上的汗珠,也许自己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复仇,“今天的赌约勉强算主公你赢了。”


又有继续产量的动力了,一天不看就难受

挖穿了,心疼资源一分钟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五章  咪酱远征去了

“吃饭吃饭~”陆奥守一手把玩着手枪一边走上饭厅。刚到门口,他就愣住了。要是往常的这个时候,饭厅应该有很多人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扒在饭厅门口,朝里面张望着,一个人都没有。诶?怎么回事。

“陆奥守,你在这里做什么?”陆奥守转过身,石切丸正抱着一堆蔬菜站在他身后。

“石切丸啊,咱来饭厅吃早饭啊,不过今天饭厅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烛台切突然被派去远征了。”

“怎么会这样啊……”

“哎呀,也不能总依赖烛台切帮咱们做饭啊,”说着举了举手中的蔬菜,“鹤丸先生的建议。”

“鹤丸?!”陆奥守睁大了眼睛,鹤丸的建议,真的没关系么……

“虽然我也不会,不过最重要的是气势!”

“哈……哈哈……”

 

跟着石切丸来到厨房,才发现原本少有人去的厨房现在早就挤满了人。

“喂!我从仓库里找到了这个!”鹤丸举着手中形状诡异的木筒,“这个没准能当柴火!”

“不……不可以浪费粮食……主,主人会生气的……”五虎退看着混乱的厨房,无助地看向药研。

“接招!”原本和安定有说有笑的清光被突如其来的饭团砸到了头。

“谁?!到底是谁砸的!”安定从后面架住要暴走的清光,“冷静点,冷静点。”

“你!”

“银蛋蛋……”青江看着手中的饭团,爱不释手。

“还有你!不要把饭团捏成这么诡异的形状!”

“还真是热闹啊。”石切丸笑着看着厨房内的情景,这时,今剑的身影从货架旁边闪过,一不小心带倒了货架。

“啊!石切丸!小心!”

“嘭”的一声,货架倒塌在地,伴随着瓶瓶罐罐破碎的声音。

陆奥守看了看被压在货架下面的石切丸,幸好自己跑得快。

突如其来的巨响把青江吓了一跳,手中的饭团直直地丢在了正在倒盐的堀川头上。

“哗啦——”一声,看了看面前的汤,又看了看手中的盐罐,然后淡定地将盐罐放回原处,自己则迅速远离。却不料踩到了地上的米,滑倒的时候顺便抓住了鹤丸的袖子。

手中的木筒“咕噜噜——”地滚进了灶膛中。鹤丸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手,又看了看灶膛中正在燃烧的奇怪木筒。

 

“长谷部,烛台切还没回来么?”

“嗯,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今天好像没有往日那么……”话还没说完,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得唯西手一抖,即将完成的报告宣告报废。

“平静啊……”

“主上,我这就去教训他们!”

“我也去看看。”放下笔,跟在长腿部身后。

刚走到楼下,长谷部就看见不远处的厨房正冒着烟,连忙跑过去。在看到厨房的景象后,他愣住了。原本干净的厨房已经变得杂乱不堪,四壁时不时看见番茄的尸体,灶台的地方早就变成一片焦黑,不知名的粘液顺着门框流了下来。

“怎么了?”赶到的唯西看到面前的情景也惊讶地张大了嘴。

“驱除灾祸……净化污秽……”石切丸微弱的声音从脚边传来,这时,他才注意到,地上趴着各种各样的“尸体”。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没事……”一个个“尸体”慢慢从废墟爬起。

“到底……发生什么了?”

“主公,我回来了!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注意自己的衣着啊!”烛台切的声音从庭院传来,唯西大感不妙。

“长谷部,赶紧去拖住烛台切!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东西掉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唯西抬起头看着长谷部有些僵硬的表情,然后顺势而望……

 

“烛台切,你冷静啊!”看见他拔刀,唯西连忙从身后架住他,“长腿部,你也快管管啊!我一个人拦不住啊!”

“主公,我觉得最近他们确实应该教育一下。”

“主公,不要阻止我!”烛台切剧烈地挣扎着,“我今天一定要砍了他们!”随后一用力,挣脱了唯西的控制。

“你们这群混蛋!给我过来受死!”烛台切在后面举着刀,隐隐约约看见他背后有一团黑气。

“鬼!烛台切!鬼出来了!冷静啊!”唯西连忙追了上去,“谁来把他净化啊!”

而唯一有希望净化的石切丸,已经完全被人遗忘在了货架之下……

“驱除灾祸……净化污秽……”

“今天大家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甚好甚好~”




一边码字一边听剧一边挖弟,看来今天是要通宵了。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四章

“啧,还真是脆弱的审神者。”狐之助跳到唯西身上,看着他头上的湿毛巾,“只不过是得到一把天下五剑居然感冒了。”

有本事你在外面睡一宿试试!唯西腹诽着。

“从某种意义上讲,”扶着毛巾吃力地坐起身,“只有笨蛋才不会感冒。”

“笨蛋不会感冒,你现在感冒了,岂不是连笨蛋都不如?”

“你!”唯西很想把这只它丢出去,奈何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迟早把你做成狐肉火锅!”

“那我现在干脆把幻术解除……”

“……”唯西深吸几口气,然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错了……”

“主公!”一阵惊慌的声音传来,“您现在在感冒,怎么能起来呢!”

“只是普通的感冒罢了……”看着长谷部大惊小怪的样子,唯西有些头疼。

长谷部将盘子放到一边,从唯西怀里取出体温计,看了下上面的数值,“都已经38.5°C了还说普通的感冒!我已经让药研去调制感冒药了,主公你现在先把粥喝了。”

“不用……”让我好好静静比什么都重要……

“不行!”说着,长谷部舀起一勺粥,吹了吹,然后伸到唯西嘴边。

“啊——”

 

“主公,感冒药配好了。”药研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待看着唯西将最后一口粥吃完,长谷部才起身拉开门。

断断续续的谈话声从门外传来,应该是药研在跟长谷部讲解喝的剂量和注意事项。

“哈啊……”唯西打了个哈欠,困倦袭来,他重新躺下。头刚一沾到枕头就昏睡过去。

等到长谷部再次进来的时候,发现唯西已经睡着了。叹了口气,将被角塞好,端着盘子出去了。

刚下楼,他就被团团围住,“主公怎么样了?”

“没事,刚刚也吃过东西,现在已经睡下了。睡醒之后再把感冒药喝完应该就没事儿了。”

“真是太好了……”

“话说回来,那个人呢?”

“那个人?你说三日月宗近么?”

“嗯。”

“他正在和莺丸先生喝茶。”

“果然主公这次发烧是三日月先生的原因么?”

“没关系,主公只不过受凉了罢了。”

 

“哦呀哦呀,这不是长谷部先生么?主公已经没事了么?”三日月坐在缘侧拿着茶杯,看着刚刚成型的积雪,“要喝茶么?”

“我还以为莺丸也在这里。”

“你是来找莺丸的么?”三日月喝了一口热茶,“我还以为你是有事情找我,所以刚刚把他支开了。”

长谷部没有说话,只是挨着他坐下。

“看来我没有多此一举。”

“果然和你有关,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日月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喝茶。

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咱们的主公,真的是一个伟大的人啊……”

“那是肯定的!”长谷部连忙答道

“我说的‘伟大’是指另一个层面。”

“另一个层面?”长谷部喃喃着,然后突然想起自己来找他的目的,“昨天主公的房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直觉告诉他,这次主公发烧和他脱不了干系。

虽然每次他们出战回来都会带一把两把的刀剑,可是昨天,他们直接带了个人回来。

而第一次看见这个人,身上散发的气息让人厌恶,青江差点拔剑斩了他,石切丸虽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可是在听到主公要见他的时候,也立刻反对。要不是到最后主公直接下楼来找……

可是从主公房间出来后,他身上不祥的气息便消失了。相对的,主公也开始发烧。

“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会比较好。”三日月看着空空如也的茶杯,没有续杯,反而站起身,“主公也不希望你们知道这些事。”

“如果,”看着三日月离开的背影,“如果你敢对主公做什么,我绝对会亲手斩了你!”

“哈哈哈哈……”三日月只是笑着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