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嫁给长腿儿的坑梦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填坑无望。。。无。。。望天。。。继续肝刀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四章 出发!去本丸!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沙发上,“唔……”他翻了个身,结果却直接摔在地上,“嘶……”

唯西揉了揉眼睛,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薄毯滑了下去。奇怪地看着身上的毯子,回忆起刚刚做的梦,不禁一阵恶寒。

简单洗漱完毕之后,一辆汽车停在了唯西的公寓前。敲门声传来,打开门,是昨天见到的那两个人。

“我们来接您了。”

他们的出现再次唤醒了唯西昨天晚上的梦,唯西没有说话,进屋拿起桌上的刀便径自走出公寓。最后回头看了一样破旧的公寓,估计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感谢您的收留……”

留下这句话后,唯西头也不回地跟着那两个人上了车。

待车驶去,空气中回荡着苍老的叹息声。

 

“你们应该知道塔卡这个人吧。”

“您在说什么?”

“没什么,自言自语罢了。”唯西透过后视镜一直观察着α的表情,在听到塔卡的一瞬间,有了松动。果然,昨天自己做的梦不仅仅是个梦,多半和他们有关。

 

车驶到一个森林的入口便停了下来,α从副驾驶下来后替唯西打开了门,走下车,看着周围的景色。相比于城市的喧嚣,唯西更喜欢这里。

“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下去就是本丸了,到了本丸专门指导您的人。”说完重新回到车上。然后车便开走了。

站在森林口看着一望无际的森林,真的是在这里么?然而他刚向前踏了一步,手中的剑便剧烈地颤动着,然后一阵耀眼的光芒后,一个少年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加州清光。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唷。
虽然不好上手,但性能可是首屈一指,经常使用我并且会爱惜我、装饰我的人,大欢迎呦。”

“加州清光?”唯西看着空荡荡的手,“你是刚刚那把刀?”

“没错!”

“不愧是审神者,刚一进入结界就能让付丧神具象化。”

清光连忙将唯西护在身后,警惕地看向四周。这时,一只狐狸从灌木丛中窜出。

“在下名叫狐之助,特意来接审神者。”

“这到底是……”虽然唯西知道自己的祖先世世代代侍奉经津主神,保护付丧神,但他可不记得自己有使付丧神变成人的能力。

“请审神者先跟我去本丸,到了之后我会向您解释的。”说完,甩甩尾巴向前走去。

差不多走了一刻钟左右,小路两边的树木渐渐消失,变成了大片大片的田野。又走了一会儿,一片宅邸隐隐约约出现在远处。

“前面的宅邸就是本丸了,这两边都是可以耕种的土地。”

“自给自足么?”

“是的,虽然每月都会有物资送过来,可是一些特定的水果还是自己种比较方便。”

又经过十多分钟的路程,一人一刀一狐终于来到了本丸面前。看着眼前巨大的府邸,唯西有些吃惊。

“审神者您的房间在二楼。整个宅邸从训练场到厨房一应俱全,这后面还有露天浴池。”

“诶,看起来还不错嘛。”

狐之助领着唯西一行人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然后扭过头,“加州清光阁下,请您在这儿稍作等待,我有些事情和审神者说。”

清光担心地看了眼唯西。

“放心,审神者好歹也是这里的主人,我不会做什么的。”然后看了眼唯西,“请进。”

跟在狐之助身后走进房间,然后狐之助跳到了唯西身上,在他脖颈处嗅了嗅。

“审神者,我需要提醒你。”狐之助从唯西身上跳下,然后严肃的说,“如果您继续强行用人类的肉体吸收诅咒的话,那你的时间不会太长。”

“你怎么知道的?”

“你身上有诅咒的味道,应该是刚刚那把刀的吧。”

“有办法驱除么?”

“很遗憾,没有。使刀剑具象化需要灵力,整个本丸之所以覆盖着结界,就是为了聚集这个地区的灵气,从而降低审神者的消耗。可以说,像您这样的审神者,在这个结界里是近乎永生的存在。而刀剑一旦暗堕就是必须铲除的存在,希望您不要做傻事。”

“我知道了。”

“您能清楚就再好不过了。不必要的同情心在这个世界是致命的。”然后狐之助走到门口,“我的忠告就是这些。接下来带你们去参观一下整个本丸。”

“对了,狐之助。”在它打开门的一瞬间,唯西叫住了它,“刚刚的对话,清光不会听见吧。”

“不会的,这个房间刚刚下了消音术,他什么都听不见。”

“那就好。”

狐之助看着唯西松了口气的样子,狭长的眼睛仿佛已经看见了结局。

“最后提醒您一遍,希望您不要做傻事。”

然后打开了门。

清光看着唯西有些僵硬的脸,“主公大人,您没事吧。”

“啊?啊!我没事。”

“加州清光阁下,审神者大人,我先带你们参观一下这个本丸。”

路过庭院,狐之助突然停了下来,“加州清光阁下,不知您在具象化的时候有没有一个铃铛?”

“铃铛?”这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清光从怀中取出一个金色的小铃铛,上面印着他的刀纹,“是这个么?”

“是的,请您将这个铃铛挂在这个上面。”

 

“这里是锻刀房,”狐之助甩了甩尾巴,“在这儿可以锻造出曾经存在过的刀。”

“真的么?!”清光听到后激动不已。

“加州清光阁下,您可以试试。”

唯西看着清光激动地样子,打趣道,“难道清光你有喜欢的……呃,刀?”

谁知正在忙活的清光脸一下子红了,“才,才没有!我只是好奇罢了。”

“真的?”

“啰嗦死了!”按照狐之助指出的方法将材料扔进锻造炉内。

“看来是一把短刀。”

看着清光失落的样子,唯西心下了然,“好了,狐之助,带我们去别的地方转转吧。”

“先等一下,”说着狐之助叼出一张纸人,递给唯西,“将灵力注入纸人里,然后交给刀匠就可以了。”

 

傍晚,唯西去厨房准备晚饭,狐之助也跟了进来。

“审神者,你好像有什么事情想问。”

“暗堕了的刀还有可能被锻造出来么?”

“不可能的,一条时间线只能存在一把刀,只有现在已经不存在的刀才能被锻造出来。”

“这样啊……”唯西没有再说什么,低下头继续准备晚饭。

这时,走廊里传来奔跑的声音,时不时还夹杂着少年的笑声。奇怪地走出厨房,突然,他想起清光在锻刀房锻的那把短刀。

“抓~住~你~啦~”唯西感觉脖子一沉,一个少年的声音出现在自己耳边,

“我是今剑!义经公的护身刀哦!怎么样,很厉害对吧!义经公和我从寺庙里就开始有交集,直到最后都在一起哟!”

 

清光顺着声音赶到厨房的时候,看见唯西正在切菜,而自己主公的肩上,正坐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主公,这到底是……”今剑看见清光进来,立刻跳下去找清光玩。

“你刚刚锻的那把短刀,名叫今剑。”唯西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今剑,这个是清光,加州清光,你们俩先去外面玩吧,一会儿就开饭了。”

“是~”然后今剑拉着清光的衣服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饭后,唯西无聊地四处闲逛,却看见锻刀房的灯还在亮着。透过门缝向里看去,发现清光正将材料向炉内放去。

“刀匠,请问结果如何?”

刀匠查看着炉内的情况,“大太刀。”

“这样啊……”清光低着头,转身离开了,失落的他竟然没有注意到唯西的存在。

待清光消失在走廊转角,唯西走进锻刀房,然后将纸人交给刀匠。

深夜,借着一些资料,唯西终于知道了清光激动的原因。如果锻不出来的话,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

合上书,初秋的夜里已经冷,搓了搓僵硬手指,唯西吹灭了蜡烛。

如果他真的暗堕的话,自己该怎么办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