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嫁给长腿儿的坑梦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填坑无望。。。无。。。望天。。。继续肝刀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七章

“嗷呜!”一声惨烈的哀嚎从医务室传出。

“大将,”药研揉着耳朵,“你喊这么大声,把长谷部先生招来我可不管……”

“可是……嗷……”

“大将,我还没碰到了……”

“啊?哦……那刚刚那声不算。”唯西眼睛死死地盯着药研镊子上的棉球,绷着小臂,“嗷……”

“……”

“我怕疼,没办法啊……”唯西有些委屈。

“怕疼还去战场,自作自受!”

药研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走到柜子前翻找着。然后拿着一个眼罩过来给唯西戴上。

“诶?这是做什么?”

“别动!”听到药研颇有些严厉的声音后,唯西僵着身子一动不动,等待着疼痛的到来。然而只有一点沙沙的刺痛,然后就是绷带缠在手臂上的感觉。

“结束了?”唯西慢慢掀开眼罩,看见药研正拿着针管,“咿呀!”唯西迅速向后退去,椅子打翻也不管,连滚带爬地逃出医务室。

气喘吁吁地回到房间,发现清光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主公……你怎么了?”

唯西摇摇头,强压住肺部的腥气,“这把刀就是你一直找的那把吧?”

“才,才不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把刀留下,你先回去吧。”

“可……”

“交给我吧,保证将他完好无损地还给你。”

等到清光离开,狐之助再次出现,“审神者,我应该跟你说了净化刀剑的危害了……”

“那总不能放着不管吧,毕竟都答应他了。”唯西抓抓头发,然后深吸一口气,将手放在刀鞘上。和清光那次不同的是,黑气凝成一团后便四处逃窜,企图冲出这个屋子。奈何狐之助早就在这个房间设下了结界,暴怒的黑气笔直地朝唯西冲过来,然后钻进受伤的右臂。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突如其来的灼烧般的疼痛还是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着白色的纱布再次渗出血迹,“啧,看来这次不能拜托药研了。”

“该说你幸运呢,还是说不幸呢?”狐之助在伤口处嗅了嗅,“你已经被夜刀神盯上了。”

“诶?”唯西有些诧异。

“这个伤口,是被蛇骨咬的吧?据记载,夜刀神是一条有角的蛇,而咬你的那副蛇骨,就是夜刀神的分身。”

“那也就是说他会来找我?”

“想什么呢,就算是夜刀神,也是神,神可没有那么闲。顶多就是在他出现前有所感知罢了。”

“所以才说既是幸运,又是不幸么?”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收起你无聊的同情心,不然相聚亦是别离。”

“主公,你怎么样了?”长谷部突然拉开门,吓得唯西整个人一抖,连忙将袖子放下。

在看到了屋内的景象后,长谷部张大了嘴,“主公,到底发生了什么!”

“呃……”看着乱糟糟的房间唯西抓着头发,大脑则飞快地转动,“松……松鼠!”

“松鼠?!”

“嗯,刚刚一只松鼠跑进来,为了抓它然后……”

“这样啊……”长谷部怀疑地看着唯西,刚刚从主公的房间里传来的巨大响声,真的是松鼠的声音?

“啊对了,”唯西连忙岔开话题,将手覆在刀上,随着一阵刺眼的光芒,一个人出现在原地。

“大和守安定。不好上手但我想是把好剑。”

唯西没等他说完,就将安定推到长谷部面前,“这位是新来的大和守安定,你带他去找清光吧,然后让清光带他去转转。”不等长谷部答应,就关上了门。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突然,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靠着门轻轻滑落,掀开袖子,右手的绷带已是一片血红。

“主公?”

“啊?还有什么事?”

“一会儿的晚饭……”

“晚饭我今天没什么胃口,先不吃了。”

“那晚些时候我送点清粥过来。”

“嗯,你快点带安定去吧,清光估计要等不及了。”

 

转天一大早,唯西就被楼下的嬉闹声吵醒。翻了个身,再无睡意。想到昨天忘记问的刀装,“狐之助?狐之助?”唯西在屋子里喊了几句,狐之助才慢悠悠的现身。

“又找我什么事?”

“昨天你给我的两个叫做刀装的东西……那个应该可以制作吧?”

“啊?你说刀装啊,我昨天晚上已经教给他们了。”

“诶?!这么快?!”

“这是你这个季度的生活费,出了本丸沿着右边的路一直走下去有间万屋,在那里可以买到你需要的东西。”狐之助不情愿地叼出一个荷包。

打开荷包,看着里面的金币,然后立刻抬起头,“不对啊,是不是我刚刚要是没事儿不叫你,你就不会送过来啊?!”

“嘁,”狐之助没有回答,离开之前,“好心提醒你,你再不去阻止他们的话,估计连修刀的资源都没有了。”

“你刚刚嘁了对吧!你绝对嘁了对吧!”突然他的注意力回到了最后的几句话上,一个吼声从响彻整个本丸,“你们给我住手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