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嫁给长腿儿的坑梦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填坑无望。。。无。。。望天。。。继续肝刀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三章  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五郎左御坐后者

“喂,别睡了……”

“不过今天晚上他睡哪?”石切丸看着还窝在唯西怀里的不动。

“实在不行先去我那里睡一晚,明天在安排吧。”然后用左手将不动拦在怀里,“长谷部,帮我一下。”

突如其来的变动让不动挣扎了一下,整个人彻底挂在了唯西身上。还用头蹭了蹭唯西的脖颈,“信长公……”

“冷静冷静……”

和长谷部一起搬到他的房间,然后将他放到床上。像是感觉到唯西的离开,不动连忙抓住他的衣摆。

“长谷部,帮我熬点粥然后放进保温壶送过来吧。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知道了,主公你早点休息。”嫌弃地看着床上的醉鬼,长谷部有些不快。

衣摆还被抓在对方手里,索性将外衣脱下,摊开被子替他盖上,掖好被角后。自己则关上灯,去了医疗室。

“药研~我来找你玩了!”

“大将,”正在看书的药研看着门口的唯西,“伤口裂开了?”

“诶!你怎么知道的!”

“你来找我还能有别的事么。”

“坐到那里我看看。”唯西脱下右边的袖子,露出微红的纱布。

“不动行光也来了?”

“什么啊,你已经听说了啊。。”

“而且大将你差点就被当做历史的异物被驱除了。”拆开纱布,“其实大将你那个时候完全可以不去管他的。”

“没办法,看见他我就想起兰丸临死前的情景。兰丸到死将不动托付给我,让我去救织田信长。”

“大将,你真是太温柔了……”然后将伤口重新上药包扎好,之后狠狠地拍了一下,“你以为我会这么说么!”

“嗷!嘶——怎么这样!”

“还不是大将你自找的!要是大将你不乱跑呢!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么!害得山姥切一直在自责没有保护好你!”

“没办法啊……最近比较喜欢作死。”在药研发飙前,唯西逃也似的离开了医疗室,徒留药研一人叹气。

 

唯西回到房间,看着唯一的床被占满,干脆找出蜡烛,用蜡烛代替电灯,认真翻阅着史书。

原来不动行光织田信长送给森兰丸的啊……

信长在如厕时将此刀交于兰丸,此时兰丸数了刀拵的刻的数量。其后,信长说:“如果有人能猜中不动行光的拵的刻的数量,我就把这刀赠与他。”

只有兰丸一言不发,信长询问其原因,兰丸说出自己曾数过刀拵的刻,并答道,“我本是知道,不想装作不知道来欺骗您。”信长赞赏兰丸的诚实,将不动行光赠与了兰丸。

话说回来,长谷部好像也是因为织田信长赞赏黑田如水的口才才赠与他的……

还真是随便啊……不过两个人的性格……唯西又想到了兰丸死前的情景,不动怕是完全继承了兰丸的心,爱着信长公。

“诶,这个是……”纸的最后,印着一列小字,“‘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五郎左御坐后者。’”

 

烈火灼烧的感觉,他在烈火中四处寻找着织田信长的身影。这时,一个身影纵身一跃,跳进烈火之中。“信长公……信长公!”不动慌张地坐起身,看着唯西的背影,连忙扑了过去,“信长公!我就知道你没事,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不是你最喜欢的信长公真的不好意思啊。”

“你是……你是那个骗子!”

“别在人耳边那么大声的说话,我不是聋子。还有一睡醒就叫别人骗子骗子的烦死了!”揉着被声音摧残的耳朵,“那边的罐子里有粥,刚刚让长谷部做的。赶紧喝,喝完继续睡觉。”

然后不再理会他,继续翻看着。明智光秀为什么要发动本能寺之变……

看着唯西的背影,不动有些复杂,其实自己说他是骗子,无非是迁怒罢了,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气愤……

“为,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明明是一把连主公都无法保护的废刀……”

“审神者,时空溯行军又出现了。”狐之助凭空出现,“地点还是1582年本能寺。”

“又是那里?”唯西皱皱眉,“那个地点就那么重要?”一天连续出现在两个相同的地方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

“时空溯行军好像改变目标了,这次你的任务是保护明智光秀。”

“啧,真是麻烦。”

披着衣服坐在走廊,搓了搓有些僵硬的手,唯西将头放在膝上怔怔地看着前方。

“主公,是要出阵么?”唯西刚打开门,就碰到了长谷部等人,“那请让我们去吧!”

“可是……”

“主公!”

看着他们坚定的目光,唯西只好同意,“那么,临时出阵命令,山姥切国广,药研藤四郎,宗三左文字,压切长谷部。队长是山姥切国广。”

“骗……”不动伸出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我,我也要去!”

还真是不放心他们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哈啊~”唯西打了个呵欠,一阵冷风吹过,让他打了个寒噤。今天真冷啊……也不知道会不会下雪。随着时间的推移,困倦一点点爬上心头。终于撑不住了,靠着旁边的柱子睡着了。

清晨,随着一道光,出战的刀剑男士们出现在了庭院。

“主公!”长谷部一眼就看见靠着柱子睡着的唯西。

“还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大将。”药研推了推眼镜,“长谷部,你先送他回去休息吧。我去调制感冒药。”

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点伤,但所有人脸上是一种释怀的笑容。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只不过笼罩在他们身上的枷锁仿佛消失了一般。

宗三看着初升的太阳,眼睛有些湿润。

“宗三?”

“没什么,太阳有点刺眼罢了。”

“确实。”



假装我在努力地码字【咳咳。。。】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