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嫁给长腿儿的坑梦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填坑无望。。。无。。。望天。。。继续肝刀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章

长谷部离开后,清光和安定都松了口气。

“长谷部到底怎么了?”石切丸都觉得有些奇怪。

“估计主公又做了什么坏事吧。”清光有些无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整个本丸估计只有主公能让长谷部那么生气。

“话说回来,山姥切,一直在你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我也不知道,”山姥切也很奇怪,“刚刚找到主公的时候他就在了。”

“我果然是把废刀,连自己的主人都保护不了的废刀。”

“那个刀纹……你是不动行光吧。”宗三从房间走出来,“这样啊……原来你们刚刚去了本能寺了啊。”

“不动行光?他也是刀剑男士?!”

“宗三你认识他?”

宗三点了点头,“我们都是织田信长的刀。”

“宗三……左文字……”不动喃喃着,“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信长公身边保护他么!”

“织田信长,那个魔王早就死了!”宗三的脸色有些阴沉,“总之你们做好准备吧。主公走之前把所有的特上刀装都带走了,回来的时候还受伤……更重要的是,去本能寺也没有说。估计长谷部真的生气了。”说罢,宗三就离开了。

“喂!宗三!信长公死了你就不难过么!喂!你回来!”他刚要追上去就被山姥切拉住。

“还真是爱给人添麻烦的主公……”青江摇了摇头。

“时间还有,我先带他熟悉本丸。”说完,山姥切拽着不动的衣领便离开了。

清光和安定也打算先回房间换衣服。

 

“喂,喂!药研,冷静,冷静啊!”唯西看着面前拿着酒精和双氧水的药研,奈何整个人被长谷部压住,根本动不了。

“大将,说吧,双氧水和酒精你要用哪个?”

“有第三个选项么……”

“没有!上次任性出战就受伤了,到最后连血清都没打就让你跑了。这次还任性,不给大将你点教训,你真的不长记性!”

“不是,我也是有原因……嘶——疼!”唯西的手还来得及收回去就被按住。

“什么原因,说吧。”药研一边用双氧水给伤口消毒一边问,“听说大将你刚刚去的好像是本能寺啊……为什么不说呢?”

“呃……那个啊……我忘……嘶——轻点!”

“主公,你这真的相信我们么?”长谷部松开了压住唯西的手,走到他面前。

“当然啊。”

“看着我的眼睛说!”

说实话,不想让他们再次见证自己原来主公的死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像长谷部所说的,自己真的信任他们么?他也不知道。

沉默的气氛被药研的动作打断,“嘶——轻点轻点……”

“大将,”药研小心翼翼地缠着纱布,“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们,可是我更希望你能信任我们。如果做不到完全的相信,那么至少,请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要再让自己涉险了。”

“主公,如果你到现在都不能相信我的话,那么至少要相信,不管是手刃家臣亦或是火攻寺庙,我都会拼尽全力将他完成……”

唯西沉默了许久,“其实我这次去是想亲眼见一见织田信长。我知道这件事很危险,可是我还是想去。之前有一次你们讨论过自己的前主人,对吧?”

“那个时候大俱利说烛台切很像前主人政宗公,然后我就在想,织田信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就因为这种事情?!”

“我想去了解你们,不是通过后世干巴巴的文字。而且长谷部,不是你说的么,不要老窝在屋里,多去外面走走。啊!疼!”药研重重地拍了下刚刚包扎好的右臂,“药研你干什么啊……”

“幸亏这次只是皮外伤,要是伤到了筋骨,有你受的!”

“是是,知道了。”费力的穿上衣服,然后敞着怀走到长谷部面前,抖着衣袋。

“主公,我说让你出去走走,不是说让你去搞事儿!”将他的衣带系好,唯西隐隐约约看见长谷部的额头有青筋在跳动。

“……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

“啊不不不!没有下次没有下次……”

“那没什么事我们先去会议室了。”

“短时间内伤口别沾水。”

“是是~”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