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嫁给长腿儿的坑梦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填坑无望。。。无。。。望天。。。继续肝刀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一章

刚一打开会议室的门,扑面而来的酒气让长谷部皱了皱眉,“谁允许你们在会议室里喝酒的!”

“……嗝。我是不动行光。织田信长公最为喜爱的刀!如何,认输了吗~!”一边说着,一边往长谷部的身上蹭,“你就是那把被送走的压切啊!一直皱着眉,怪不得会被主公送走!”

长谷部阴着脸推开不动,然后转向一边,“山姥切,你到底是怎么照看他的!他不是你带来的么!”

“……”

“好了好了,冷静冷静。”唯西走到两人中间,“把他带回来是我的意思。”

“主公,伤已经无碍了么?”山姥切自责地看着唯西裹着纱布的右手,“都怪我……”

“你也不要自责了,伤口的话药研已经包扎好了!完全康复!”说着举起右臂挥了挥,随即他的表情僵住了,然后抱着手臂痛苦地蹲下去。

“嗝~我知道你!”不动摇晃着用手指着唯西,“你,嗝~你就是那个骗子!那个欺骗兰丸大人的骗子!”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兰丸这个名字又唤回了唯西在本能寺的记忆。

“审神者,”狐之助突然出现,表情相比以往异样的严肃,“我希望你下次不要再搞出不必要的麻烦!这次是你好运,历史没有被修改。希望不要再有下次!”

“是……”

“主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长谷部看着。

“审神者?!嗝~不过是个骗子罢了!”不动摇晃着用手指着唯西。

“从刚刚开始就骗子骗子骗子的!你再对主公出言不逊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居然管这种人叫主公?!管这种害死兰丸大人和信长公的人叫主公?!压切,你也堕落了啊!”

“你说什么?!”

“我就说了怎么样!反正我是个没用的废刀!”

“你们两个都住手!”石切丸的御币横在两人中间,“在吵架去主公看不见的地方吵!”

啊不,我看不见的地方也不许吵架……

“像我这种废刀,”说完将手中的甘酒一饮而尽,“像我这种废刀……嗝~还不如在大火中被烧毁……”迷糊之间,脚下一个不稳,朝着唯西的方向摔了过来。

唯西后撤一步,接住不动,由于牵动了伤口,他的表情有些扭曲。长谷部及时扶住有些不稳的唯西,慢慢坐了下去。长谷部刚要把不动挪开,对方却先他一步一手攥紧了唯西的衣襟,另一只手抓着他的右臂。

“唔……”唯西倒吸一口冷气。

“主公!你没事吧!我现在就把他弄醒!”

“兰丸大人……信长公……”

“算了,就这样吧。”唯西苦笑,只是甘酒就能喝醉,其实还是个孩子吧……看着不动微红的眼角,他一定很喜欢织田信长吧。

“主公,本能寺到底发生了什么?”山姥切看着唯西微微皱眉。

自知圆不过去,唯西只能讲本能寺的事情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大概就是这样……我也没想到……”

“那么也就是说主公你改变了历史?原本应该在那场大火被烧毁然后流传到丰前小仓藩小笠原家的不动行光的历史被改变了?”

“应该是这样的……啊啊啊!!!为什么会这样啊!!!”

“不过我们的记忆都没有改变,那么也就是说历史其实没变?”

“诶?”

“不过幸好这次没有出什么大乱子。”青江松了口气。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山姥切低着头,“仿制品果然是仿制品……终究比不上真品……”

“山姥切,不怪你,真的!要说责任的话,我们也有责任……”安定连忙安慰道。

“哎呀真是的,问题不都解决了么,那么压抑干……哎呦!长谷部,你打我干什么!”摸着吃痛的头,唯西转过头抱怨着。

“没你说话的份!”

“……”信长的刀脾气真是一个比一个怪。

一阵香气从外面飘来,唯西吸了吸鼻子,这时才发觉自己已经饿了……看着他们还在讨论这次出战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说出口。突然,门被拉开。

“该吃饭了。”烛台切出现在门外,“诶?还没说完啊……用不用我把火锅搬过来?”

唯西在内心疯狂替烛台切叫好,表面上却装作不为所动的样子。

长谷部看着他期待的目光有些无奈,“我也陪你一起去。”

“等等等等!”唯西连忙叫住即将离开的两个人,“长谷部,多拿点虾和鱿鱼,啊对了对了,还有别忘了酒!”

“没有虾也没有鱿鱼,酒也没有。”

“我可是病号!”

“病号就该多吃点青菜!”说完,长谷部重重地关上门。

“这是主命!”

其他人看着唯西失落的样子,嘴角有些抽搐。

“清光,咱们的主公,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笨蛋。”

“诶?”

“他只是个笨蛋罢了。”

“喂!你们说的悄悄话我可听见了!”唯西有些郁闷,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家伙一点都不像以前那样,主公长主公短主公都是对的的叫着……

看着袖口的微红,唉,一会儿估计又要被药研训了。

 

没一会儿,长谷部就带着食材回来了,身后跟着端着锅的烛台切。

“饭厅还有很多,不够再去拿。”布置好后,烛台切就离开了。

唯西摇晃着挂在自己身上的不动,奈何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明明刚刚还骗子长骗子短的骂着,现在还在我怀里待的这么开心……”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