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嫁给长腿儿的坑梦

沉迷挖坑无法自拔,填坑无望。。。无。。。望天。。。继续肝刀

【刀剑乱舞同人】相聚亦是别离

第十八章

看过日出,吃过杂煮,唯西窝在被炉里享受着和平安详的正月。烛台切他们在为御节料理做着最后的准备,药研则是难得一见的没有待在训练场或者医疗室。角落里鬼鬼祟祟的一抹白,唯西用脚想也知道又要有人倒霉了。狮子王正坐在缘侧和莺丸还有三日月聊天。

“青江,你不和他们一起么?”看着和他一起窝在被炉里的人。

“不了,这样就好。”说着,还拽了拽自己身上的外衣。

享受着这和平安详的日子,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话说回来,大俱利呢?”长谷部环视四周,也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还真的诶……昨天就没有看见他。”

“小迦罗呀,他自己在房间里呢。”

“他不来么?”唯西有些诧异。

“嗯,”烛台切无奈的苦笑,“不管怎么说都不出门,真是令人头疼的孩子……”

“山姥切,你要去哪呀~”歌仙站在山姥切背后,手死死地按住他的肩膀,“明明刚刚开始,你又想去哪呀~”

“……”

“这才乖,”歌仙看着山姥切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后,在旁边坐了下来。

一盒盒重组被挨个打开,里面精致的料理暴露在众人面前。

 

“主公大人明明喜欢吃海鲜却不喜欢吃海带呢……”今剑看着唯西从海带卷上拆下来的海带。

“这应该就是大人的哲学。”

“五虎退,不能挑食,”药研阻止了和唯西一样挑出海带的五虎退,“挑食的话就会像某些人那样,动不动就感冒。”

“鸣狐先生,药研哥说的是这样么?”前田也停下了手中挑食的动作,歪着头问道。

围在鸣狐脖子上的狐狸吞下一块豆腐,“是这样的,好孩子可不能挑食!”

“没错。”

“……”唯西停下拆海带卷的动作,闷头喝着酒,没有说话,如果忽略他额角的十字的话……

 

“啊对了,我忘记了,”烛台切跑出来,然后抱着一个食盒回来放到唯西面前,“这个是今天我和不动特地为主公制作的点心。”

“诶~”唯西好奇地看着面前精致的点心,又看着正在喝酒的不动,“他也长大了啊……”

捏起一块点心,刚要放入嘴中,余光猛然扫到鹤丸期待的目光。

“鹤丸也参与了?”唯西本来是随口说的一句话,但看到烛台切僵硬的笑容和额角的汗珠后,他的心脏停了一拍。

“主公,你不吃么?”

鹤丸参与的东西谁还敢吃啊!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吃下去的时候,发现原本在喝酒的不动也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

吃还是不吃?

吃的话必定会中技,不吃的话最近好不容易和不动搞好的关系就全废了……

想到这里,唯西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将点心放入口中。没有想象中古怪的味道。点心入口即化,香甜却不腻口,意外的好吃。

不对啊,鹤丸什么时候改邪归正了?

“主公,味道怎么样?”

“简直不能再好吃!”又捏起一块放入嘴中,这个味道,配酒也许更好吃。这样想着,唯西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那真的是太好了。”烛台切灿烂地笑着,“这下药研应该也会很开心的。”

“唔……”这个味道简直就像过期的酸奶还有股浓烈的腥臭。

“主公,你怎么了?”坐在唯西旁边的长谷部察觉到他的异样,连忙将水递过去,“烛台切,你给主公吃了什么?”

“只是普通的点心。”烛台切微笑着,“只要不喝酒的话……”

“咳咳……”唯西剧烈的干咳着,“鹤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直觉告诉他,就算这个是药研做的,那也和鹤丸脱不了干系!

“诶?暴露了么?”鹤丸向四周看看,然后将手摊在面前,“我只是给药研提了个小小的醒罢了。”

“难道……”长谷部看着食盒里的点心,“难道这个是让主公忌酒才研究出来的么!太棒了,简直太棒了!”唯西嗜酒的问题一直困扰着长谷部,这下,终于解决了!

“也多亏了鹤丸先生的意见。我那时候在想怎么让大将忌酒的时候,鹤丸先生建议说直接研制一种药物和酒精反应会产生恶心的味道就可以了。”

“这样啊……然后你们就把药掺进点心里了?”

“是啊,为了让主公安心吃下去,还特意让不动帮忙了。”

“我……搞砸了么?”不动看着唯西的样子,“看来我这种废刀只会捣乱罢了……”

“千万别这么想,”山姥切拍拍不动的肩膀,然后竖起大拇指,“干的漂亮!”

“综上所述,”药研推着眼睛,“大将你这几天里应该是喝不了酒了。”

“恶魔!你们这群恶魔!”看着长谷部默默地将酒撤下换成清茶,唯西欲哭无泪。

“如果是恶魔的话,应该会做出更出格的事情吧……”宗三低垂着眼。

“宗三哥……”

“让你担心了,没事的,我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说着,宗三摸了摸小夜的头。

“主公,你有时候也该忌酒了~”次郎拿着酒杯,“说起来明天一早的屠苏酒也喝不到了,真是可怜~啊疼!”捂着头,次郎抱怨着,“大哥你打我干什么!”

“主公已经够惨了,这个时候只要在心里想想就可以了。”

“你们才是最没资格说我的吧!”唯西死死地握着茶杯,就差把茶杯捏碎。

“哈哈哈哈……”三日月夹起一粒黑豆,“料理,真的很不错呢。”

“茶泡的也恰到好处。”

“多谢夸奖。”

 

郁闷地吃着鱼板,这时,长谷部将一只包好的虾放到唯西嘴边。

就算你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们的!气鼓鼓咬下虾,颇有种连长谷部的手指一起咬断的架势。

“话说清光你好像一直没吃鱼啊。”今剑奇怪地看着唯西,“明明鲷鱼那么好吃。”

“好了,今剑,赶紧吃饭。”说着石切丸将挑好鱼刺的肉放到今剑面前。

“这个啊,”说着举起双手,“挑鱼刺的话会把手指弄脏啊。而且,”清光看向唯西,“主公不是从刚刚开始也一直没吃鱼么?”

“难道说……”长谷部惊讶地看着旁边的唯西,“难道主公你不会挑刺么!”

“烦死了!谁说我不会!”夹起一块鱼肉塞进嘴里,却被一根刺卡在嘴里,“咳,咳咔……”

“不好了!主公被刺卡住了!”

“我去拿醋!”烛台切连忙起身跑去厨房。

 

“原来……主公还是个小鬼么……”五虎退看着忙作一团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讲,主公确实比我们小得多,”乱将伊达卷放入嘴中,“毕竟我们作为刀剑已经很长时间了。”

“乱,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是~”

“然而主公大人身上经常……”

“散发着老年人的酸臭味,对吧?”清光拦住五虎退的脖子。

“清光,这就不对了,”三日月喝着茶,“不是所有的老年人都散发着酸臭味,我说的对吧,莺丸?”

“嗯,”鹤丸摸着下巴,“看来来年要给主公多来点惊吓才行。”


评论

热度(6)